瓷器怎么烧制的?故宫专员给您讲明白

带的变化早期的时候就是黑色,这个钙含量都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有一种说法叫叫灰釉,石灰釉,其实所说的石灰釉呢,主要是说他这个助熔剂是氧化钙为主的,不一定是就是说夹了我们那种白色的石灰进去,不一定是这个意思,他主要说就是这个石灰又是指盖,然后到南宋以后呢,就突然发生了一个降低,就是假的突然提高,南宋到元明,我们一般认为呢,就是从石灰釉到时回简要的变化就是南宋。开始的,从龙泉要开始就出现这种玉质感的这种,

由这个龙泉的,他们那个前几年在那个艺术博物馆有展览,叫比得上玉,就是龙泉瓷器,然后这个包括这个景德镇这个有一个就是讨论,就是什么时候景德镇的胎体里面开始用这个高岭土,它实际上也是这个研究这个历代景德镇的胎土,这个氧化铝的成本,观察这个变化,现在景德镇推到这个唐代了。但是之前的话,我们还是认为景德镇呢,是他最早的瓷器是古代开始的,

五代有一类就是这种白釉的东西,特别白,他的氧化铝呢,是从16%-20%左右,然后到宋代呢,我们看到这个比例一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个别的这种,会出现一个比较高的职员,一直是在这个16到这个20之内变化的,然后从元开始就发生一个变化,就是它比较稳定的,开始要达到20%,就是这种舒服词,然后再到这个明代、清代,然后还有更高的这个氧化,然后这种变化趋势呢,再结合这个文献,景德镇刘新园先生考证认为这个氧化率达到20是一个使用高岭土的一个表现,

所以他认为元代景德镇开始掺入这个高岭土,包括这个青花料的一个变化,他也是这个测这个成分,因为青花这个是在这个右下的。所以它是根据侧又白又部分,还有青花部位的那个青花家又这个部分进行一个推测,

我们在清华加油部分就能测这个清华的着色原料是GU,也是从那个元代一直到这个清代乾隆时期看到能看到这个一些变化。我们青花料呢,常用到的一些表征的方法,就是这个不用那个绝对值,用那个铁箍比和蒙古比,这是纵轴是铁根骨的比例,杭州市蒙根骨的比例,我们发现这个元青花,还有一些明代的早期的清华,他都是一些高铁的猛的,就老说这个高铁的这个是一个进口料的一个标志,其实说就是这个比值,就是它是在这个铁箍高的区域,然后再猛鼓的的区域。而这个国产料呢,

我们看到就是都是在这一带,就是高锰低铁,它指的就是这个,就是上面含量的一个比值。然后呢,第二个呢,工艺的很重要参数呢,就是这个烧成温度和气氛,我们实验室呢,现在是用这种热膨胀分析仪来测试他的这个烧成温度,就是把一个25毫米乘五毫米乘五毫米的小柱子,切成一个小柱子,放到这个设备里面去加热,然后。在他达到原始商温度之后呢,就是一个收缩大于膨胀的这么一个拐点,我们认为这个点就是它的原始的商人温度现在陶瓷的这个古陶瓷烧温度呢,

全部是用这个。热膨胀分析仪来检测的然后呢,对于幼呢,我们是利用那个高温炉显微镜来检测,就是把这个又用这个牙钻打磨下来,然后研成粉末填到一个模具里面,然后放到一个在舞台上去加热,看到这个开始呢,它是一个小柱子,然后随着温度的提高呢,它就会变成一个半球点温度,然后这个呢,就是一个烧的已经烧得药流平了,这个叫流动点,我们把管这个温度呢,就叫做这个。釉的熔融温度范围,古陶瓷的那个双温度呢,它是可以在一个范围内都可以的,

如果你要接近这个温度范围的高值呢,它就会流淌的感觉就非常强,比如说那个唐三彩,唐三彩那个底版,然后就会流很多很多,那个幼稚下去,这个就是在他的这个高职附近烧成的,如果你温度再高的话,这个又就挥发掉了的。所以他那个古人烧瓷器呢,它实际上是它没有这些表彰的参数,但是他知道就说我可以烧的低一点儿,高一点儿,会怎么样,一般来说呢,如果你想要有一些晶莹剔透的玻璃的感觉呢,那你就烧得高一点比较好,如果你想烧那种像玉质感的东西呢,

那么就稍微这个欠少一点会比较好。然后这个就是就各类陶瓷的烧制温度,这么这是一个平均值了,淘气的就是说陶器和瓷器。这些1000度1200度,这是怎么来的?这都是根据这些测试的方法来得到的,然后看到这个随着这个从早期一直到这个晚期,他这个温度实际上是越来越高的。

然后还有这个气氛的问题,老说这个东西,比如说啊,还原气氛,氧化气氛,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其实主要就是一个,无论烧那个木材还是烧这个煤炭,它里面都有,主要是用碳的燃烧来提高它的热量,那么碳在这个氧气充足条件下燃烧呢,产生的是这个二氧化碳,如果氧气不充足条件下产生一氧化碳,一氧化碳是一个带有还原性的这么一个气体,然后他可以把这个陶瓷这个胎处理,然后还有这个又里面这种的铁铜物质进行一个还原,我们看到就是从这个高价态的铁还原成低价太太的铁,

高价态的铜还原成低价态。然后我们烧那个,我们看那个早期这个越窑的青瓷,它都是这种发黄的,就是陶瓷的人就是管这种釉色叫这种爱色诱。大家看龙泉窑的话,就是这两年,就前一阵我们的天涯龙泉展看的都是怎么这么绿,这个龙泉窑实际上他这个对这个就是这个气氛控制就是比较厉害了,就是它可以把这个高价态的铁还原成低价态的铁,就会产生一种偏蓝偏绿的这种釉色。还有这个就是氧化铜和氧化亚铜被一氧化碳还原,这个是釉里红瓷器的一个生成的原理,

红釉瓷器特别难烧,一个是特别容易挥发,这个同烧这个红釉瓷器的东西,要跟其他词一块儿捎的话,其他词也也会沾一些这个红色通道特别容易挥发。还有就是这种还原气氛的这个造就也很困难。如果没有还原的话,这个釉里红瓷器,我们在一些豇豆红瓷器,包括那个洪武的这个釉里红瓷器上会看到上面红,上面还有一些绿的东西。那个就是这个他这个还原不够,同事一个高价态,这个发绿色,其实古代的话,主要这个用的还原气体呢,就是这个一氧化碳,

但是呢,在一些烧砖瓦的这个工艺里面,大家看到就有一些就往窑上面就是倒水的一些工艺。这个工艺呢,就是分析来看呢,可能就是产生一氧化碳和氢气的一个过程。一个就是叫范戴华专家,他认为这个工艺呢,是反映这个中国古代用氢还原的一个公益,氢气的还原能力比一氧化碳要强很多。但是我们现在做瓷器有用氢气还原,就往里面加氢气,但是非常容易爆炸,非常危险。这个工艺,

像我们故宫里面,我们现在有一个窑烧瓷器,还是用这个电窑烧,烧这种青瓷类的东西就特别困难,然后这个下面另外一种还原器就是这个氢气。然后还有呢,烧制工艺研究,就是这种的烧制程序上。他有这个一次烧成,二次烧成,还多次烧成,我们知道这个一般瓷器大家理解都是吃完又之后一次烧成,但是像那些像那个彩瓷,他都至少烧两次。就是高温烧完之后,在这个右上面会的温彩考一次,然后像这个琉璃瓦,他也是,故宫琉璃瓦都是先烧一次批烧好之后再上釉,

然后再烧,烧两次的,还有那个多次烧成,南宋官窑那种多层,又现在有的就是研究者认为就是他那批烧一次之后比较低的文章,然后上釉再烧一次,上釉再烧上釉再烧上了三到四次之后,最后一次高温烧成,又说是多次多次烧成,但是多次烧成的成本就非常高,因为每次这个升温降温升温降温。他就特别容易炸裂,然后拿出来用,使用,拿来使用,这个花的人力成本也特别高,但是有的人说这个是给皇帝用瓷器,皇帝不计工本,所以他们是可以的,就是还有包括那个,

包括那个乾隆那个各色釉大瓶,有人说这个起码你烧个十多次,可能得就各种各种,又至少应该是烧两次到三次,至少应该是这样,它有高温,又有这样釉上彩的油,还得烧两到三次才行,可能不不需要烧那种八次或十次的样子。再有就是这个成型工艺,其实古代成型有很多种,他们咱们看到的就是这种电视上演的,什么逃吧,里面主要是在做拉皮这个工艺,早期新石器那些淘气,他还没有这种快伦霍曼伦这些技术,他都是拿一些,就是拿一些泥泥条盘筑,就搓成泥条,

把它一块儿一块儿给他。比如说围到一个东西里面,模具里盘起来,是这种工艺,然后还有那种模具成型的工艺,用一个模子,比如说我想做一个,做一个这个东西把呢给他给他敷好,然后分成,比如说一块儿或者几块儿做成这个模具之后,然后再把另外一个呢,放到里面去,它有很多种工艺上,工艺上在表面都都看不出来,也没有记载,也有研究这种曾经公益的,然后还有这个绘画的技法,就是比如说清华,

这个泛红这些怎么怎么画的,当时那个。这种细节的东西,这个我们在文献里面都没有记载,然后通过肉眼也很难看出来,然后这个就是就是我们基地的这个学术委员,美国的教授范戴华,他这个利用这个S店照相法,就观察这个马家文化这个淘气,他根据这个这个X射线的照片儿,他认为这个是一个泥条盘筑法的一个证据,就是一层一圈一圈一层一层的把它叠加起来的这么一个罐子。而不是这种咱们常规说用这种拉皮这些场景,然后这个也是这个他和这个另外一个教授,

Change教授,他们前两年来做报告给我们讲这种建窑,就是我们建窑的兔毫盏,它也是根据这个照相法发现,他认为上面这个气孔,都是严,这个跟跟那个水平方向有一个角度的,怎么30到45度夹角分布的,所以他认为这个是一个一个拉坯的一个证据。然后这个也是一个国外研究人员开展的工作,他只是分析了一个这个彩绘陶的一个工艺,发现这里面有一些金属的东西,这个骆驼里面,然后这是发表在这个一三年的这个这一个论文集里面。

这种工艺呢,在外面都是看不出来的,当然如果说有一些比如说博物馆保管的这个破损的东西,可能你会看到里面有一些做的一些工艺现象,然后这个是观察这种的绘制记忆的,这个是西北大学温瑞开展的这个,他这个用这个同步辐射这个这个面扫描技术,这是一个这是矾红彩。他对这个局部呢,进行一个面扫描的观察,发现铁的一个,根据那个蓝色的月兰的,它的浓度越高,它这个开始这应该是一个勾边儿的一个工艺,然后中间可能又进行了一个,就是这种晕染。

填色就是中间有一个填色的一个过程。

然后还有一个盾,比这面儿可。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6012-007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687000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